硅谷王川最新观点:闪电网络作为超级钱包,或将彻底超越现有金融体系


1、世界是个巨大的网络,在一个已经有少数垄断者的相对稳定状态的网络上,按照现有规则争夺稀缺资源,是一个极吃力而不讨好的事情。但人们被长期训练学习了现有网络上的操作规则(类似软件系统的应用程序界面 API) ,已经习惯了对于各种事情不经大脑的直觉反应 (类似电脑的缓存 cache ),从某个角度上已经成了这个操作系统上的僵尸。新的机会,只有来自网络拓扑结构的改变。

2、网络拓扑结构的彻底改变,通常都有这样一个规律:

首先,两个之前无法连接, 或者不被允许连接的节点可以连接了。比如运河的开凿,铁路的兴建, 电报的出现。

3、节点之间连接的时间延迟慢慢降低,不断接近于零。比如蒸汽机的出现, 把威尼斯到伊斯坦布尔的货船运输时间,从十五到八十天 (严重受天气影响)压缩到稳定的十天。

4、节点之间连接运输的成本慢慢降低,不断接近于零。

5、节点之间连接的带宽不断迅速增加。比如集装箱的出现极大提高世界海运吨位。

6、这些连接在局部可以创造一定经济效益,使它的进步可以持续。但在早期基础设施还不够完善丰富时,应用场景相对有限,长期不为人重视。在基础设施薄弱,生态不丰富时,老想以自己有限资源创业,霸王硬上弓的人,容易成为烈士并因此而郁郁寡欢愤世嫉俗。

7、当规模和成本越过一个临界点之后,更多玩家和资源短时间内从老的网络迅速迁移到这些节点的网络上,和新的网络连接协议对接, 造就越发丰富的基础设施。加油站,车站,集装箱码头,机场,网络路由器,手机, 都是不同网络的基础设施的体现。

8、关于基础设施发展的一个典型例子是世界第一大视频网站油管。2016年每分钟上传到油管上的视频内容是 336小时 (这是 2008年公司被谷歌收购时的六十倍),相当于差不多这之前十年的总和。也就意味着 2016年一年整个油管上所有视频内容以小时计,翻了一番。2017年和2018年每分钟上传内容都超过500小时,相当于一年半后又翻了一番。这导致人们的日常习惯发生微妙的迁移。你所关心的所有话题都可以在油管上找到,更多人也更愿意到油管上充分表达自己,寻找自己的同道。

9、世界上第八大奇迹是复合增长 (compounded growth). 但这些变化,只有在较长时间的跨度上持续观察,才能深刻理解其中奥妙。可以参见笔者的老文章

王川投资第三法则: 增速为王

10、随着网络节点数指数倍增长,人们突然发现节点之间连接可以软件化, 可以通过简单通用的 API 被调用 ( 比如打电话叫出租车变成用手机 app直接叫 uber, 电话会议变成微信群组讨论,等等), 而一些纯虚拟服务的调用成本因为使用规模的增加可以被分摊到接近于零。

11、当所有的延迟和费用都压得很低的时候,在这个网络上会衍生出复杂操作系统,和各种复杂的应用软件。无数新程序员可以在新的基础设施上轻松开发各种新的应用程序,迅速淘汰老的做事方法,完成以前老的低级操作系统上根本做不了的事情。可以参见笔者的老文章

王川:为什么软件正在吞噬世界 (一)

12、开发应用软件的很多人,其实技术上不一定特别硬核,对一些底层细节可能懂得也并不多,但是最大的利益往往被少数控制应用软件的人获取了。新网络上的玩家会对网络上的新的稀缺资源产生激烈争夺,然后达到一种平衡。极少数关键资源的垄断者将获得主要利益。典型的例子如脸书,亚马逊云服务。

13、软件定义世界没有止境,因为总是还有某些行为需要人工干预,或者通讯运输成本过高。对于这些瓶颈的突破,造就新的连接,就意味着新的软件 API 的增加,和新的应用程序的涌现。在现有游戏中落败或缺席的玩家,要异军突起,总是可在新的连接中找到新的机会。

14、软件定义世界的关键词是:零延迟,零边际成本,开放的界面,和它带来的巨大规模效应,极低的单位成本,极复杂丰富的生态。老玩家对此无可奈何,因为你的单位成本就是比别人高很多,等你看懂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构建属于自己的市场生态了。

15、美国三大电视网络,晚间的脱口秀的主持人,年均收入都在一千五百万美元左右,和九十年代相比没有大的长进。但他们需要支持一个庞大的节目制作组和录影棚,每个晚上都要制作节目,非常辛苦。主持人时常要和电视台的高管和其他主持人勾心斗角,为了保住自己在黄金时间主持节目的地位。

16、而远在西海岸的 Joe Rogan, 原来就是一个不知名的体育评论员,现在以互联网为平台,每个月制作二十个左右的播客和录像, 据说他只有三个雇员,但目前每年收入估计在两千五百万美元以上。而且他完全拥有自己独立的品牌,不需要看任何平台老板的脸色。Rogan 的发展潜力,还有很大空间可挖。

17、以 Netflix (奈飞)为例,过去十年的成长关键是它巨大的体量,它在全球有一点六亿付费用户,过去一年净增加了两千八百万。而当初从 1997年创业到2011年花了十四年才超过两千三百万。Netflix 公司三季度的营收突破五十亿美元,年化两百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达到全球电影院收入四百亿美元的一半。美国很多电影院如 AMC 一张电影票单价都要将近十四美元,已经超过 Netflix 的十三美元月费. 更微妙的是,因为 Netflix 掌握了大量细颗粒的用户观看习惯,在艺术创作上更有底气去大胆创新 (类似的,知名视频网站伯恩哈伯的产品经理,更是通过分析用户关闭网页之前所看的最后一个视频,精准地了解观众的微妙品味,以反哺内容的创作)。而传统工业化制作大片,为了保证叫座,在艺术创作上不敢冒风险,对于时间,人物和情节转折都有公式化的严格限制,和工业化快餐没有区别。传统制片业和 Netflix 的差别,正在继续拉大,只是这些微妙的细节外人看不到而已。

18、当软件定义世界迁移到金融领域,更精彩的演变就会发生了。

19、笔者在2018年的老文章里, 曾经提到过闪电网络。这是一个比特币网络之上的二层协议,目的是使支付可扩展化,实时到账,同时支持更好的隐私保护。现有多家软件团队自发独立并行地开发支持此协议的应用软件。可以参见:

王川:闪电网络要涌现了吗?

一年半之后,闪电网络线上锁定的 btc 已经从原来的突破 100 增加到接近 900 (等值于接近七百万美元), 支付节点超过一万,支付通道超过三万五千。著名交易所 bitfinex, 最近也宣布成为第一个支持闪电网络的交易所。作为多个独立团队参与的开源软件协议,与 Libra 之类的中心化机构不同,闪电网络无法找到相关负责人去出席国会听证会。

20、可以想象下面一个可以操作的商业模式,是开发一款极为好用的移动闪电网络钱包,全球支付秒到账,支付单位“一聪” (satoshi), 相当于一亿分之一个比特币,目前约等值 0.007美分。这个钱包软件完全免费,关键特点是易用安全,然后上面可以有各种虚拟商品服务可以直接点击购买或者出售。对普通人来说,哪怕是一百聪,相当于不到一美分这种小钱,大家都不会在乎,购买时摩擦极小,基本不犹豫,点击一次就完成支付。

21、这样一个软件的最初推广切入点很可能是非洲。非洲十三亿人只有大约 10%有银行账户, 大部分人每天收入不到五美元 (最富的埃及人均 GDP 也只有三千美元,而埃及 镑相对于美元过去二十年贬值了 80% )。传统银行系统可以看成是以个人身份为本位的软件系统,但把这套系统和相应前端,后端基础设施照搬推广到非洲,成本不菲。而以密码为本位的闪电网络/比特币系统,只需要一个手机和互联网连接,启动成本极低。对于大部分赤贫的普通非洲人来说,可以几分钟内直接安装使用这类移动钱包,不用繁琐的手续开设银行账户,获得的是贬值风险远小于本国货币而且全球通用的 btc,可以方便线下购买干净的饮用水和食物大大提高生活水平,预计推广的阻力相对较小。

22、非洲人口1990年时只有六点三亿,三十年后已经翻了一番多。非洲大陆有五十多个国家,总面积三千万平方公里,比俄国和中国面积加起来 (两千七百万)还大。其中尼日利亚人口已经突破两亿,可能很快超过巴西。有预计未来三十年世界一半新生儿将会在非洲出生,所以在非洲推广此类产品市场前途很大。推特总裁 Jack Dorsey 最近宣布要花更多时间待在非洲推广 btc, 相信他一定是看到了我们很多人还没有看到的东西。

23、随着这样一个钱包软件用户数目增加,虚拟产品服务的增加,会慢慢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就是产品销量越大导致服务商可以把价格订的极低但仍然可以赚钱。而价格越低,吸引更多钱包软件使用者加入购买,又进一步增加此软件的规模和价格优势。

24、目前互联网上的各种支付,至少要按十几个键才可以完成,而看到一篇爽文点击一次就可自动在闪电网络上给作者打赏一聪。虚拟产品服务不仅仅包括文字影像产品, 可以包括帮人做验证码 (CAPTCHA) 识别, 亚马逊机械特克 (mechanical turk) 之类的任务,也可以包括产品折扣券。比如十一月份洛杉矶有家公司叫 Honey, 被 Paypal 以接近四十亿美元现金收购,他的主打产品就是在浏览器里安装软件插件,收集各大公司的最新产品折扣,自动帮用户拿到最好的优惠和返现。这种虚拟折扣券,完全可以通过闪电网络自由交易,增加更多的流动性。

25、虚拟产品还可以是某个软件化可以直接调用的标准化的服务,然后生出各种极为复杂的现在无法想象的排列组合,生态。比如可以把所有日常的网络操作都"闪电网络支付化",为防垃圾邮件,可以设定要求发邮件者必须支付一聪才能被接受。甚至可以在 http连接协议层面"闪电网络支付化",轻松解决分布式拒绝服务 (ddos)的问题。大家也可以随时用闪电网络众筹类似 reddit ask me anything 的活动,比搞那些劳民伤财效率低下空话连篇的线下活动高峰会议,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26、这个东西刚出来时没有太多人在意,但是对于一个每天生活费不到五美元的穷人,如果可以每天在这个平台上提供虚拟服务挣两三美元,就很有意义。慢慢的,一旦平台人数超过一亿,就可能形成超强的正反馈,人们在此平台上收入超过普通打工,奔走相告,很快就发生相变,用户人数就可能突破十亿。就像大家开始怕麻烦不愿意去油管做视频,听说李子柒在上面一年挣几百万美元,马上都要跑去做了。

27、肯定会有人做这个东西,第一个把这个做好做大的平台 (不一定是中心化的公司,很可能是个开源的去中心化的软件组织)可以依托它的超级规模, 几亿,几十亿用户和更上一层的丰富的软件应用,不断强化其垄断优势, 就抽一点点提成 (或者其它间接盈利模式),仍然可发大财。

28、另外一方面,这样一个超级平台,可以把现在很多昂贵的虚拟服务分摊到几亿用户身上,搞得极为便宜,不仅是白菜价,简直就是白菜渣的价格。等传统金融体系的人意识到这种转变后,拿它毫无办法。

29、福特一百年前的最大创新就是通过流水线把汽车传送到工人身边,工人自己不用跑来跑去。一下子效率提高很多倍。可以想象闪电网络把世界变成一个多维度的虚拟世界的流水线,几十亿人在上面找活干,去“攒聪”(stack satoshi), 这个系统的效率和可以创造的财富将远超现在的水平。

30、只有极少数人是这个游戏的大赢家,大部分创业者可能最后仍然是白忙一场。普通老百姓可以静观其变,坐享上面涌现出的各种超级价廉物美的商品服务就好了。

31、闪电网络作为一个独立于物理空间的虚拟网络,在结算的延迟,用户覆盖范围,交易颗粒度,支付成本,操作 API ,应用生态的丰富程度等各个方面有潜力全面彻底超越世界现有金融体系。这种迁移最终可能无法避免。任何一国监管者的粗暴干预,很可能导致自身在这个领域发展的话语权的缺失,还不如在趋势形成后主动参与,以获取最大利益, 否则难免重蹈 IBM 之于亚马逊,好莱坞之于 Netflix, 传统媒体之于脸书谷歌的覆辙。可以参见笔者的老文章

王川: 亚马逊的云服务将吞噬美国的 IT 产业吗? (上)

王川:好莱坞会被 Netflix 吞噬吗?

32、赚钱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可以获得更多未来的资源和服务。在一个高度发达超大规模的软件定义的世界,高度抽象的软件可以调用的资源服务,将是大部分人现在无法理解和想象, 或者即使以当今世界全部财力物力根本无法企及的。未来属于那些可以自如设计运行那些新软件的新程序员们。可以参见笔者的老文章

王川:抽象者劳心,被抽象化者劳力 (一)

分享到